国际网站
设计中心
行业服务
UW杂志
注册
内衣设计
首 页
设计资讯
趋势报告
新品图库
设计制版
品牌库
内衣论坛
2014国际内衣网内衣终端评选活动
您现在的位置:国际内衣网 > 内衣潮流资讯 > 设计制版 > 研发生产 > 正文
爱马仕经久不衰的秘密 
发布时间:2013-11-14 编辑:yaoshurong 来源:中奢网
更多

  截至9月底的前三季度,爱马仕集团总收入达到26.627亿欧元,同比增加9.1%,恒定汇率下增幅达到13.9%。即使在经济低迷大多数主要奢侈品牌因奢侈品行业销售额下降而遭受重创之时,爱马仕的销售额却逆市上升,甚至超过预测的10%,低调的爱马仕经久不衰到底有什么秘诀!

  对一丝不苟的精神想象力和创造力的专注,是使得爱马仕与竞争对手相比显得与众不同的特质,也就是“爱马仕文化”所指的东西。在一个充斥着流水线生产中国制造的手袋的世界里,爱马仕坚持在法国雇佣手工艺匠逐一手工缝制每一个凯莉包(Kelly)和柏金包(Birkin)。虽然其大多数竞争对手从中国购买一卷卷预先织好的丝绸,爱马仕却依然采用其巴西山区养蚕场出产的蚕丝,然后自己在里昂把它们织成丝绸;虽然其大多数竞争对手将香水的调配分包给同时还研制食品香味和洗涤剂香气的大型实验室,爱马仕却拥有一名全职香水师,他在自己位于法国南部的世界香水之都格拉斯(Grasse)附近家中的实验室调配每一款新型香水。对细节的关注和对完整性的专注使爱马仕持续获得成功。

  如今,奢侈品行业是一个年产值达2000亿美元的产业,主要的市场参与者为上市公司。其中的领头羊是路易酩轩集团(LVMH),该集团旗下囊括60多个大品牌,包括纪梵希(Givenchy)、芬迪(Fendi)、娇兰(Guerlain)和酩悦香槟(Moet&Chandon)等,在2013年前三个季度取得了207.15亿欧元的惊人销售额。路易威登集团由62岁的法国商人伯纳德·阿诺特(Bernard Arnault)所有和管理,其净资产据估计达到410亿美元,位列《福布斯》(Forbes)全球富豪榜第四位。

  爱马仕首席执行长帕特里克·托马斯(Patrick Thomas)说道:“爱马仕和路易威登属于文化和奢侈品行业的两个极端。我们是手工制作和注重创意的,努力生产这个行业最精美的产品。手工艺匠们在他们制作的手袋中倾注了满腔感情,顾客购买这样一个手袋时,他们同时买到的还有爱马仕的一些价值观。爱马仕六代人以来都由同一个家族管理,这给这家公司赋予了其他企业所不具备的一些东西。我们与路易威登的斗争与经济无关,它是一场文化之战。我们试图去做美妙的东西,而且我们也获得了非常不错的经济收益,我们必须保护这一点。”

  若要明白皮埃尔-亚历克西与帕特里克·托马斯所说的话以及阿诺特为什么觊觎爱马仕,你必须要参观一下爱马仕位于巴黎郊区庞坦(Pantin)的主要的皮具制作工坊。大约有340名手工艺匠在那儿以与一个多世纪前相同的工艺手工制作皮具。

  打造一个爱马仕手袋的首道工序从皮匠开始,他会检查和手工切割每张皮革。皮埃尔-亚历克西的堂弟爱马仕首席运营长阿克塞尔·杜马斯(Axel Dumas)说道:“品质如何逃脱不了手工艺匠的眼睛和双手,那正是精细之处它是由一个个人操作的。”

  这些手工艺匠就是爱马仕的支柱,有时候客户会预订一个用这样一种稀有皮革制成的手袋,他们必须要等到爱马仕找到这样一张皮。而手袋并不是根据其稀有程度定价的,对于独一无二的物品是可以随意定价,但在爱马仕决定价格的并不是需求程度,生产成本才是决定因素。

  每名工匠手头上都有从头到尾做一个包所需的所有配件,包括拉链锁具五金件衬里以及用于滚边的皮绳。这些工匠一次做三四个同样款式同样颜色的包,里里外外全是手工制作,只有拉链和内袋由机器缝制。

  在手工缝包时,工匠们运用的是经典的马鞍针法,爱马仕从19世纪以来便一直采用这种针法。他们会用两根针每根针各放在一条长度足以缝完整条缝线的蜡线的两头从一个方向下一根针,再从另一个方向下针,缝完然后把线拉紧。工匠会用锤子把缝头敲平,把边缘刮平,进行打磨,然后上蜡抛光,直到它们看起来就像是一张皮做成的为止。

  手袋的五金件以一种被称为“pearling”的工艺安上。工匠们将一枚小钉子穿过扣件后部的一个边角小洞皮革以及前扣件,削掉多余部分,只留下一毫米左右,拿一个带凹面头的锥子,然后用锤子转着圈轻轻地敲击钉头,直到它变得像小珍珠一般圆润。如果操作得当,这些珍珠般的圆头将使那两块金属扣件永远连在一起。在这之后,把包翻开,然后熨烫成形。工坊主管里昂内尔·普吕多姆(Lionel Prudhomme)说:“它是一项真正的传统技艺。每当有人问我在我在爱马仕工作的30年间,有什么发生了变化时,我会回答‘什么都没有变化’。人会变动,但工艺不会变。”

  自爱马仕在74年前开始生产丝绸制品以来,有些事情发生了变化,但变化不大。每年都会如期举行的“爱马仕方巾”(CarresHermes)90厘米长90厘米宽的丝巾设计会议。会议上,使用同样的力道把纸图拿平,把它们摊在地板上看,从一个人那么高的高度来欣赏爱马仕丝巾,向下俯看会给人一种结构感,结构感是爱马仕丝巾的一大特色。

  爱马仕的大多数丝巾由插画家设计,不过最近皮埃尔-亚历克西寻觅到了一位名为安托万·查波夫(Antoine Tzapoff)的画家,对他描绘北美印第安人的绘画作品非常欣赏。虽然爱马仕极少与画家合作(他们通常会运用过多颜色不利于在丝巾上再现),他邀请了查波夫为他设计一款丝巾,后者交上了一幅令人惊叹的一位阿帕奇勇士的肖像画。皮埃尔-亚历克西迷上了这幅名为“Cosmogonie Apache”的画,把它送到里昂将其转化为丝巾。

  当这幅画被送抵从2004年以来便由爱马仕掌管的有70年历史的丝绸印花制版公司Marcel Gandit时,在该公司工作了33年的制版绘图师纳丁·拉比尤(Nadine Rabilloud)花了两天时间研究它以想出如何处理的方法。最终她辨认出了80种颜色,然后把它们精简到60种,后来又把它精简到45种这是适合爱马仕丝绸印染工序的最高色彩数量。这幅画单单脸部就运用了15种色彩。

  拉比尤用一支自来水笔和墨汁在90厘米长90厘米宽的塑料薄板上手工转绘肖像的脸部,而其他两名同事则负责背景和边沿。这三个人总共要花2,000个小时把这幅画重组为丝巾图案。

  设计的图版完工之后,每个图版会被喷印在一块在一个90厘米长90厘米宽的钢框内撑开的聚酯纤维布上。在以前,用的是被紧紧地框在木框内的丝绸,后来演变为与二战期间美军降落伞的布料类似的尼龙布和金属框。这些纱网会被放到一台自动印染机上,沿着铺着丝绸的长达150米世界最长的印染台经历一道道程序。一层层颜色从深至浅被印染上丝绸,每道上色工序耗时15至20分钟,用墨越多,时间就越长。因此,要经历45道上色程序的“Cosmogonie Apache”的印染过程大约要15个小时。丝绸印染机每周五天每天24小时运转。

  待油墨干透时,工匠还会用蒸汽对丝巾进行蒸口以固色。接下来,丝巾还会被清洗数次直到布料变软,然后晾干,上定色剂增加它们的光泽并护色。完成这些工序的丝巾会被送往工坊去卷边和手工缝线。爱马仕一年设计20款新丝巾,其中10款为秋冬款,另外10款为春夏款,每款有八至10种色彩变化。爱马仕方巾现在的零售价为385美元。丝巾被送达专卖店后存储在小巧的玻璃盒中,店员会把丝巾以醒目的方式在一个个柜台台面上展开供每位眼光敏锐的顾客品鉴触摸和试戴。这种传统也是“爱马仕文化”的一部分。

版权说明:本站文章由国际内衣网原创或来自合作媒体,转载请看原始出处,内容合作请电:020-85659990
更多关于 爱马仕,经久不衰, 相关信息
>>更多评论列表

品牌档案